第958章 遁迹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

2019-07-07  阅读 112 次

第958章 遁迹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

没有什么比在空旷的宇宙中长时间单调的飞行,更枯燥更无聊的了。 十几天的时间,一晃而过。

而每一分、每一秒,对云海而言,却都是不安的焦急。 谁都可以出事,现如今拥有十几亿异形的他,别说上亿只异形,就是死上一半,对于文明之间的战争而言,都不算什么。 偏偏最不能出事的初代皇后,带着上亿的异形去找流浪文明的麻烦,云海不知道是什么促使着它做出了这个决定,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理会。 十几天光速的飞行,从焦急不安到麻木,当侦察舰掠过天狼星所在的恒星系时,云海突然站了起来。 云月还在摆弄她改装过的超距通讯仪,精装的仪器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,只是无论她再怎么摆弄,那在她看来代表着其它某个文明的通讯信号,却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“怎么了?”诡异地抬起头,精神感观或者视线中,包括战舰智脑光屏都没有出现任何异常,云月看向云海奇怪地问道。 “去那里。

”云海没有多说,只是指向了天狼星所在的方向。

联想到某种可能,云月顿时兴奋起来。

刚刚还视若珍宝的超距通讯仪被她随手扔在一边,随即控制着侦察舰变幻方向,朝着远方的天狼星飞了过去。 “异形在这里战斗过,我能清晰地感觉到。 ”喃喃说着,云海脸上的不安愈发浓重。 这时,侦察舰的智脑发出了轻微的警报声。

比最优秀的驾驶员还要精深,云月控制着侦察舰减慢速度,在掠过异常点的同时,侦察舰的机械臂就将异常瞬间捕捉。

机械臂探回了舱室,侦察舰上为数不多的八爪似的机械虫,在智脑的控制下将捕捉到了东西送进了控制室内。 “某种异兽……”只是瞥了一眼,云月不禁一喜。 然而当它看到了被刺破的机械触手怪的脑袋里,露出来的机械造物和一些仪器时,姣好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。 伸手将机械触手怪翻动着,云海仔细观察起来。 这显然不是魔戈族的科技造物,已经对银龙帝国和魔戈族的科技水平有了一些了解的云海,还是能确定这一点的。

机械触手怪的做工很精细,而且采用的材料也很特殊。 至少云海在银龙帝国和魔戈族还没有见过,有什么金属材料可以具备这样优良的韧性。

每根触手,都是由串联传感器相连,最终由机械触手怪的主控中枢系统控制。 从一个细小的传感器,再到它整个的头部,每一处都流露着银龙帝国难以企及的科技水准。

“这些东西很多,不过暂时还没找到异形的尸体。

”智脑检测出来的异常点越来越多,云月控制着侦察舰加速飞向天狼星,同时目光紧盯着光屏,头也不回地说道。

“没有找到异形的尸体,如果不是因为敌人的攻击太过猛烈,导致了异形的躯体彻底炸成碎片或者气化,那就是异形的尸体,已经被其它活着的异形吞噬了。

”云海站在云月身后,远眺着逐渐露出了轮廓的天狼星,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异形,有吞噬同伴尸体的先例。 这种情况,更多的时候都不会出现。

也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,它们才会这么做。

当然,这个特殊的情况,不同的背景下有着不同的诠释。

比如在食物极度匮乏的情况下,异形并不介意吞噬同伴的尸体。

比如在不能将异形的尸体留给其它文明的情况下,它们也会这么做。 显然,这一次可能是出于后者。

“那个方向,看到那片绿原没有,就在它中心的位置,有座城市,就在那里降落。

”这时,侦察舰已经接近了天狼星的轨道。 云海伸手指向行星表面,给云月指明了方向。

侦察舰,很快就靠近了行星的表面。

顺着云海指定的方向,云月驾驶着侦察舰在大气层中拖出炽烈的焰火,朝着那一片绿荫当中的城市降落下去。

“我看到了,他们在那里。

”这一次不用云海提醒,视线和精神感观中同时察觉到了异常,云月微笑看向了一个方向。 那是一栋摩天大楼,在楼顶的天台上,几只异形略显兴奋地来回奔跑着,仿佛这样才能宣泄它们看到异形主宰时的激动。 当侦察舰降落在城市一片狼藉的中心广场时,那几只信使异形已经顺着大楼的外墙壁急速地奔跑下来。 “普通的信使异形?看来初代异形皇后在这颗星球上留过一些抱脸虫。

”从侦察舰上下来,云月看清楚了几只急奔过来的信使异形,略有些诧异。

初代异形皇后是带着一亿多的异形过来的,在天狼星上诞下蜘蛛抱脸虫寻找宿主寄生,至少在云月看来没有这个必要。

云月在观察那格外活跃的信使异形,而云海却在观察一片狼藉的广场。

克伊族用了十几个朗时就建立起的“异星工厂”,被异形几十秒的时间彻底地毁灭了。 各种金属管道上,不是异形撕扯出来的不规则的创洞,就是呈放射状的爆炸痕迹。 目光在巨大的“异星工厂”上打量了几眼,云海这才看向了地面。

在他的脚下,就半个脑壳。

鳄人的尸体去哪里了,这显然不是云海要考虑的问题。

吸引了他目光的,是一段触段似的银白色条状事物。

这个条状事物,从鳄人坚硬的颅骨后刺了进来,就它的形体来看,云海能够想象得出,它原来应该是紧紧包裹住鳄人的大脑的。

伸出右脚将脑壳踢翻过来,就在云海看向鳄人布满了鳞甲的后脑时,那原来附在鳄人后脑壳上的机械虫突然闪烁着红光飞了起来。 它的速度很快,但在云海眼中就未必了。 伸手轻易地握住了机械虫,在它奋力的挣扎中,云海仔细地看了几眼,随即发力捏碎了。

目光转向了那几只信使,信使异形感觉到主宰的目光,颅骨低俯发出一阵低沉的嘶鸣声,随即转身跑向了不远处的一栋大楼。

“那里有问题。 ”在跟向信使异形的同时,云月伸手指向了一个方向。

云海循着她指向的方向一看,眼睛不禁微微眯了起来。

精彩文章推荐:
话剧《风雪夜归人》第十轮热演 余少群:准备上台那一瞬,我幸福极了
【逍遥丸】逍遥丸的功效与作用
五月未红!广州新房上个月仅网签7161套持续下滑
《逆天毒妃:傲嬌邪帝,強勢寵!》
男友说我态度不好,他要跟我分手怎么办?
郑州市小学一年级新生入学预备事项
【报告】植物协同利用钾和氮的分子调控机制研究
龙头股在牛市中容易把握,但在弱市中行情较为短暂理财有道 感情语录图片一组
素秋,一半怀念一半忧伤
英语七年级上:Unit 1《Encyclopaedias》 More practice》课件(牛津上海版)
海口3人当街被砍续:疑出“老千”引追砍
战国策·东周·杜赫欲重景翠于周章节全文翻译赏析唐诗宋词
辽宁省灯塔市第二低级中学八年级生物下册 22
卵翼主义的意识罪恶是甚么 文本情感分析方法
不要让人家催着你做事情